财经快讯
财经快讯
热门搜索:  as  xxx  币圏新闻  泰达币  NcjMYCnW

见证中国体育辉煌11·4民园上演中超绝唱(组图)

导读:在今年老白队(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二队)落户民园体育场整整50周年之际,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体育场,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转折点,从此将告别球迷。我们寻找它的记忆,因为它是天津

在今年老白队(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二队)落户民园体育场整整50周年之际,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体育场,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转折点,从此将告别球迷。我们寻找它的记忆,因为它是天津足球的发祥地,因为它是天津球迷的永久记忆和牵挂。

1997年,迟荣亮被调到天津一队。对于民园的记忆,被人称之为“老亮”的他,依然是顽皮地摸了摸头发,一边用脚踩着民园不算丰盛的草皮,一边感慨地说:“今年正好是我入队10周年,民园见证了我的成长历程。每次看着民园里挤满球迷,大家举起双手呼喊着我们的名字时,我就觉得球迷已把民园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只有在家中才会彻底放松,才会为所欲为,而我们在民园比赛也像是回家,和家人在一起。这个家是在我心中永远无法取代的。记得1997年我因为注册资格的问题,致使客场对阵前卫寰岛队的那场1∶1的比赛,结果被改为0∶3,也正因为这样,我们那年不幸降级。但是那场比赛之后回到民园体育场,我没有听到球迷对我的指责,反而听到的都是鼓励,当时我就想回家真好,民园就是我的家。”

由于长时间没有赛事,民园体育场显得冷清。记者看到,草皮无论是柔软度还是平整度,都与泰达大球场相差甚远。

天津泰达俱乐部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民园体育场即将退出中超联赛的历史舞台,主要还是因为其已经无法再适应职业联赛的需求。另外,按照足协的要求,主场所设置的自动广告牌都必须固定不可更换,如果把民园作为主场,那么设置在泰达大球场的所有广告牌也必须全部托运到民园,这样无论是在交通还是人力上都给俱乐部造成了很多不便,所以弃用民园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对于民园体育场未来的命运,这位负责人透露,目前泰达俱乐部还有5年的使用权,在未来5年中,民园将主要作为天津足球队的训练场地。他说,民园体育场起码短期内会是这样,但是今后将会怎样,目前还没有明确定位。

记者在北方网球迷论坛上发起的调查显示,83.75%的天津球迷第一场足球赛都是在民园观看的。

天津第一代“拉拉队”队长周明勋向记者介绍说,自己从小就是在民园看球长大的,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是爬上当时还不是很高的围墙看比赛。说起职业联赛后的经典记忆,周明勋脱口而出的是:“打火机、人浪、大家一起跺脚!”言语不多,却将每逢民园比赛时的盛况勾勒得栩栩如生。他说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场比赛就是1997年12月17日,深陷保级泥潭的天津立飞三星队在民园迎战广东宏远队,在能见度不足40米的大雾中,最终天津队以3球取胜对手。“当时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大家都把自己手中的打火机点燃,那星星点点的火光好像就有魔力,仿佛让天津队员找到了准星。”

提起人浪和跺脚,周明勋呵呵一笑,滔滔不绝地说起了1996年6月16日,天津三星在民园体育场1∶0战胜广州松日的那场比赛。“那场球邵庚连过五人,他进球后球场上的人浪此起彼伏,山呼海啸的跺脚声,当时,我记得不知是谁冷不丁地喊了一句‘都别跺了,再跺就塌了’,逗得大家一阵开心大笑。”

他回忆说,1954年,民园体育场进行大规模改建,足球场地由原来的沙地改铺了草坪,四角搭建起了24米高的木质灯架,成为了我国第一个灯光草坪球场。1957年8月1日晚,他在这样的灯光场地上参加了一场义赛。“虽然当时用于架设灯光的只是一些手指粗的木棒,显得十分简陋,但在当时这样的比赛场地,在欧洲也算得上是比较先进的。”

严老说,1957年,老白队落户民园体育场,作为队员之一,给他印象最深的是1959年在此举行的一场国际比赛。“当时对手是阿尔及利亚国家队,之前他们在同北京、广东等队的比赛中都是大比分获胜,我们却在这里干净利落地以5∶1大胜对手,让他们刮目相看。之后,老白队还在此以2∶0战胜伊拉克队,7∶1狂扫世界劲旅英国队,1∶1战平匈牙利二队,可以说中国足球迈向世界的强音是从民园奏响的,民园体育场见证的不仅是一场场的胜利,更是中国足球的成长历程。”

为了探寻民园的历史变迁,记者特别走访了天津市保护风貌建筑办公室研究室主任金彭育先生。

已经花甲之年的金先生介绍说,民园的设计者是苏格兰人埃里克·利迪尔,他本来是1925年来到天津从事传教事业的,但由于他是1924年巴黎奥运会的400米短跑冠军,英工部局特别邀请他参与设计体育场的改造,于是利迪尔根据自己的经验对跑道结构、看台层次等的改建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这些在当时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设计,使民园体育场以全新的面貌在1926年与世人见面。而因为他是英国侨民的体育娱乐场所,因此得名民园体育场。更为有趣的是埃里克·利迪尔早年曾经在英国的斯坦福桥体育场进行短跑训练,当时在接到设计民园的任务后,利迪尔从英国带来了设计图纸作为参考材料,而这份图纸实际上就是斯坦福桥体育场建造时的设计图纸。所以当时民园在租借地被称为“中国斯坦福桥“。

随后记者在走访近代体育研究者王鑫老师时,也了解到民园和利迪尔之间的一则趣事。

王老师介绍说,一个十分巧合的机缘,他的一个朋友到英国出差时在博物馆中发现了一份1929年的英国报纸,上面记载着这样的一则新闻,大致的意思是,1924年巴黎奥运会的400米冠军是英国人利迪尔,但由于修建民园体育场的缘故,1928年的奥运会他并没有参加,所以400米冠军被一名德国人获得。得知结果后,英国媒体大肆渲染金牌的旁落是因为本国的顶级选手没有参加比赛所致。次年,为了证明自己金牌的含金量这名德国选手亲自来到天津要求和利迪尔进行一场比赛,期间二人的训练均是在民园体育场进行,当时世界范围内的报道将此次决战冠名以“飞人大战”。最终,在进行的400米和800米两项决战中,400米冠军仍然被利迪尔夺得,德国选手则赢得了800米的冠军,而那份报纸上也有在民园“飞人大战”的字样。

据了解,1951年12月1日,解放后我国首个足球赛事即全国足球大会在民园体育场举行。参加比赛的共有解放军、火车头、东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北和西南八支队伍,最终东北队以7胜1平获得第一名,通过比赛还选拔出张邦伦、徐福生、史万春、年维泗等30人成为我国解放后第一批国脚。1953年5月,全国篮球、排球、网球、羽毛球四项球类运动大会在民园体育场举行,长达12天的比赛,国家体委主任贺龙亲临赛场督战,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全国性的比赛,对以后中国球类运动的发展起到了奠基作用。

据金彭育先生介绍,1914年五大道规划基本完成后,6年后为了满足英国侨民的娱乐体育需求,天津旧英租界工部局在租借地修建了一个规模较大,占地41200平方米,在当时也是比较先进的体育场,这就是民园体育场的雏形。1926年由利迪尔设计,英国工部局将民园体育场全面改造,四周用铁栅栏围边,球场南北两侧设置旋转门,东西两侧是木质看台。球场占地3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0000平方米,能容纳观众近两万人。1943年民园体育场更名为天津市第二体育场。1949年后球场多次改建,1954年建成全国第一个灯光塔架。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球场停用,用来收容灾民。1979年重建大修,1982年完工。南北看台共设四层,首层为大厅,二、三层设有贵宾室,四层为技术服务中心。东西直线看台为三层设计,整个看台为13个分区,一个特区,可容纳两万名观众,全场设13个出入口,3个贵宾出入口。修缮后的灯塔高48米,场地西侧电子计分牌高4米、长9米。中心球场为108米×68米的足球场,设8条塑胶跑道,而塑料坐椅则是1998年之后才被安装在民园体育场的。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