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快讯
财经快讯
热门搜索:  as  xxx  币圏新闻  泰达币  NcjMYCnW

传统社交平台还能记录真实的青春吗?

导读:19日,韩国赛我网的负责人公开表示,如果在今后的一个月内找不到投资者,赛我网将正式终止目前提供的服务。 创立于1999年的赛我网曾是韩国最大的社交网站,注册会员最多时达32

19日,韩国赛我网的负责人公开表示,如果在今后的一个月内找不到投资者,赛我网将正式终止目前提供的服务。

创立于1999年的赛我网曾是韩国最大的社交网站,注册会员最多时达3200万人,相当于韩国人口的三分之二,被称为“国民社交网络平台”,2005年还曾登陆过中国市场。使用者可以在网站的个人空间里写日记、传照片、添加背景音乐、与他人留言互动等。看起来,与我国的QQ空间、微信朋友圈、微博颇有类似之处。

不少网友不舍自己曾在赛我网上留下的青春点滴,在韩国政府网站发起请愿,请求守护回忆,并努力寻找备份数据的方法。

当所有的个人信息即将被销毁时,人们纷纷忆起在那社交网站上留下的生活印记。同样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习惯于拍照打卡、发动态,向一众列表好友展示自己,而虚拟的社交平台,也无形中成了一本记录着我们的过往的“日记”。生长于社交网络的年轻人,更是如此。

偶尔心血来潮,去翻翻很久以前的动态,像一个局外人,看看从前那个孩子,想法有点幼稚、笑容有些可爱、做的事好像挺傻,回忆回忆又要感慨一阵。然后再想想今天发个什么呢。

年轻人是社交网站上最为活跃的人群之一。他们的空间、朋友圈里充满了各处好友的生活动态。在那些名为朋友、小中大学同学、同事还有网友的列表下,是一颗颗活跃躁动的心和激动不安的身影。

这类人几乎每天都要发动态,把自己的当日计划或已经做过的事梳理一番,修个美图,再写上几句感想,像在写日记,只不过是与大家分享的共享型日记。日记中,从旅行、服装、零食、书籍、电影、音乐到作业、上课都有,包罗万象。

根据戈夫曼的戏剧理论,个人在社交网络上的自我呈现,是基于他者对自我印象生成的需要。在微博、QQ空间、微信朋友圈这些熟人空间内的舞台上,个人表达的欲望被激发,他们晒出漂亮的美颜照片、花里胡哨的食物、色彩斑斓的生活琐碎,希望给周围的人留下好的印象,得到他们的赞美和夸奖,以此寻求自我的存在感与认同感。

社交平台上的分享满足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的要求,图片和短视频比文字更能快速吸引他人的目光,使一条动态丰富多彩。而美图技术提高了图片“颜值”,不仅直观而且凸显人和景色的美丽。

有研究者对从朋友圈搜集到的大量照片进行了内容分析,发现用户的自我呈现,本质是向朋友呈现在网络这个“前台”的表演,希望通过这种表演折射出个人的“后台”形象,并通过这种前后台的切换来完成理想中自我形象的塑造。尤其美颜功能给了所有爱美人士一个炫耀自己美貌的信心和机会,是展示更是自我的陶醉欣赏。

同时,现代很多年轻人是独生子女,又生活在人与人之间很有距离的“陌生人”社会,往往内心有一种孤独感,所以大多投身互联网去寻找共鸣,寻找有同样兴趣爱好、让自己有归属感的圈子。加上互联网的技术赋权和社交网络的互动场域,虽然这种“晒”表达较浅显、感性直观,没有深刻的传播价值和社会意义,但仍让许多人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心理满足。

打开空间、朋友圈,能看到有人以极气愤的口吻,表达着自己各种各样的不满,有时候还看不出来他到底在骂什么人什么事。

这时候,网络空间相当于一个“树洞”,人们得以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宣泄。与微博留言那种匿名性的随意吐槽不同,空间朋友圈动态的发言是实名的,也是在熟人圈子里的,却更有发泄的针对性和吐槽的真实感。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这时的发泄可能会稍克制一些,却希望得到理解和安慰,容易引起有共同经历的圈中好友的共鸣与应和,进而成为一场小型的狂欢。

这些充满“哲学”气息的语言,出现在一堆帅哥美女和风景小吃中间,有那么一点点突兀,但也莫名和谐,就像一片天空下总有锦衣玉食和风餐露宿。

人受了打击挫折,反而不想歇斯底里,就安安静静地,找一句蕴含着滔天巨浪的话语,抛向茫茫网络空间,自己呆坐苦闷,留下一众列表不明所以。也可能是故弄玄虚,藏在幕后,却给台前展示一个神神秘秘的人,来吸引众人注意。

当人们被赋予了自我展示的双重“舞台”——线上和线下,我们发现,社交媒体中人们戴上层层面具,呈现出一番过度装饰的网络社交图景。谁又知道其中线、分享文章、输出观点的知识分子类

热爱学习和独立思考的“学霸大佬”们,喜欢分享一些甚合己意的文章,一方面输出观点、表达自己的看法,一方面也想借此影响他人。

研究显示,表明立场、表征自己的身份、显示自己的关注圈(也是一种彰显身份的方式),这三个心理因素其实都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到用户转发文章时的决定。

其实本质上还是一种寻找现在或未来的“自己人”,以及寻求认同与共鸣的做法。

总的来说,不论是哪种动态展示,都是用户基于在网络空间中寻求认同感或情感宣泄的需要,来使用社交媒介,从他人的点赞和评论中刷存在感并得到满足。另外有社交恐惧症的人群,生活中害怕与外界交流,在网络上则可以躲在屏幕后,通过图文塑造一个想要展现给外界的自己,满足其达到社交目的又避免接触外人的需求,但他们常会因为无人点赞评论而感到焦虑。

在朋友圈、空间中,有的人过于注重客我的认知,同时也想呈现一个理想中的完美自我,便刻意发某一类型的动态,向别人展示光鲜亮丽的一面,给自己树立可爱、甜美、精致或帅气、威武或学识渊博、眼光独到、思想深邃等人设,享受着在现实中得不到的吹捧。即使清楚这个人设在社交媒体里被自己构造得美好、有个性,与现实中平淡的自己有着很大区别,即使明白他人的赞美不过是客套,也极为享受这种虚荣心的满足。

当赛我网面临关停危机的新闻曝出,有网友着急去备份过去的内容,想留下一份回忆,可也有人认为互联网上的记忆代替不了回忆!

想要留下过去内容的人的心理很好理解,当年那时,“我”参与了一件事,有感而发,发了一条动态与大家分享,还保存了不少过去的珍贵图片、视频,那代表了一部分相当真实的往事回忆。媒介已经融入生活,从社交平台变成生活工具,社交媒体成了人感官能力的延伸和扩展,每个人的过去都在社交媒体上留下许多痕迹。

不过后者的观点也不无道理。虽然线上社交并非凭空创造,它本身也是现实关系链的转移和变形,但在这个可扩展性更强的虚拟空间中,人们的行为往往与真实的自我有所差异。

随着社交环境的变化发生了大的转变,社交媒体倦怠现象呈现。好友人数增多,私人领域公共化带来疲惫与不信任;动态成为被窥探的隐私和被审视的自我表露;“印象管理”使人们从“后台”的自在状态转为“前台”的紧张状态;费思汀格提出的社会比较指出人们往往将自己与他人比较来认识自我,往往看到别人生活中美好的一面而产生消极心理;社交媒体上的自我认知过度依赖“客我”,不断寻求点赞和互动……

当对这些产生厌倦,人们会在社交媒体上进行更严格的自我审查和更克制的交往。这时所谓过去的动态对于他们来说,无非是给别人看的表演,也就不能称其为青春的美好回忆了。

事实上,现在的后浪年轻人们早已不满足于空间、微信、微博这类传统社交平台,也早已不满足于在混杂着各类亲朋好友还有父母老师的社交空间里发个动态了。

复杂又矛盾的年轻人,既充满好奇心,乐于探索新鲜事物,不想受制于任何束缚,又无时无刻不处于孤独焦虑中。他们追逐自由,渴望表现,展现个性,期待认同,害怕欺骗。

他们重视自己朋友圈和社区的纯净,有个性独特的小圈子;他们喜爱真诚的表达,抱团消解现实的孤独;他们建设属于自己的文化,创造出“奇奇怪怪”的暗语和符号。年轻人的社交,既封闭又包容开放,只有一个圈子里的人才能懂得他们的快乐,当然他们也包容各种各样特立独行的小众文化,欢迎更多人的加入。

而更多的新型社区型平台如西五街APP、黑马Soul、最右APP,都着眼于年轻人群体,打造深度结合垂直的圈层社区。西五街邀请用户试用产品,写出最真实有价值的测评,还组建了不同兴趣领域的街道社区。在儿童节时,西五街推出“六一怎么装嫩”活动,通过产出80、90、00三个不同年代经典动画的仿妆视频为主素材,引起用户或专业或搞笑的仿妆,唤醒大家的童年记忆。虽然这些不一定是纯粹的社交媒体,但仍以其贴近年轻人的喜好而俘获大批年轻人的心。

未来的新型社交媒体是什么样的,如何才能满足用户的个性多样需求,还需结合运用网络民族志、心理学传播学研究等不断探索。

空间、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也许与韩国的赛我网一样,承载过一批人的回忆;也许它们也无法再弥补我们对舒适社交的需求,无法再真实记录我们的青春。而已逐渐萌芽的新型社交平台能否让我们得到所渴望的真诚、轻松、自由、个性,还需要我们在现实、传统社交和圈层交往之间寻得平衡。

资讯标签:
下一篇:下一篇:牢记真实是新闻的生命线